English邮件在线
English 书记信箱 校长信箱 学院网站 部门网站 热门站点 图书馆 | 邮件在线
南师资讯

【每周一星】班华:中国心理教育独树一帜的研究者、中国中小学班级教育原理研究的先导者

 

他提出了中国特色的心理教育理论;

他参与新中国第一本《德育原理》教材编写,并提供了修订版的框架;

他关注中国特色教育原理,关注班级教育学研究;

他是我校资深教授、当代教育名家班华教授。



 

不避冷门,直面问题,开创教育新领域

长期关注心育与德育的研究者,都非常清楚班华先生在心理教育与班级教育学研究方面的拓荒者地位。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以来,班先生是中国心理教育独树一帜的研究者,是中国中小学班级教育原理研究的先导。

在追忆其学术人生时,先生说:我也很清楚我的两方面研究是不容易受重视的。一是心理教育方面研究。心理学专业的人可能认为我又不是学心理学专业的,把筷子伸别人碗里干什么?从事教育研究的人则认为,你把自己的田种好就行了啊,干啥种别人的田?种了人家的田,荒了自己的地,何苦呢?二是班主任方面的研究,花的时间比较多,也是吃力不讨好的。早些时,班主任研究论文不算成果,但花了不少时间。

对心理教育的研究。若干年前,心育是个冷门,很少被关心。班先生关注心育研究,理论上源于他在中师和高师对心理学课程学习的重视。现实中源于给他触动的两件事。有一年,他在某高校校园里看到一张关于解雇一个学生的布告。该生是班上学生干部,但有一次发现了他的箱子里装满了女性用品。于是他被认为思想堕落、道德败坏,学校解雇了他的学籍。班先生说:我觉得把一个人的心理偏差当作道德堕落,很不妥当。把心理问题当道德问题处理,对他来说是不公正的!对他的这个处分可能改变他一生的命运。班先生说:这件事让我感到心理教育非常重要!

还有一件事,也让先生记忆很深。1985年在南京召开了全国教育研讨会,参会者有一位来自北京的刘秋梅老师。她与班先生是老相识。休会时她到先生家看望先生。老友相见,随意聊天,她问了先生一个问题:“班老师,你说说:思想与心理有什么不同?”先生说,当时他只作了极简单的回答:心理活动是心理的,思想是心理活动的结果。先生说:“当时我只能作这样的回答。但至今我还感谢刘秋梅老师!因为这一问题致使我对心理教育问题不断地思考。有时提出一个问题,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

先生说以上两个生活中的实例,开启了他对心理教育问题不断地思考、探索。1989年7月,先生应山东师大之约,为山东省教师培训讲课,其中重要的一讲是《心育刍议》(见《德育师资培训资料》山师大教科所1989年10月编印)。之后在盐城召开的江苏省教育学术会上先生也开设了这一讲座。

1991年和2001年,先生在《教育研究》先后发表了《心育刍议》和《心育再议》,阐明了心理教育与德智体美劳各育的关系。

2007年先生提出了心理教育宗旨:“优化心理机能,提升精神品质,促进人格和谐,服务人生幸福”。在他的带领下,中国心理教育研究不断走向新的高潮。他主编的《心育论》1994出版,获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一等奖,至今依然是心理教育研究的经典著作。

班先生主张的心理教育,是发展性的心理教育,是与价值引导相融合的,不同于西方立足于病态心理矫治的心理咨询。他也不赞同把心理教育等同于心理学常识的传递。班先生依据毛爷爷关于体育的论述,依据王国维关于完全之人教育的论述,提出心理教育与其他各育的相互关系。

继《心育论》出版之后,先生主编了“心理与道德教育读本丛书”小学四班级至初中三年级共6本。此外先生与陈家麟、郭亨杰共同主编了可作为教材用的心理教育,从小学至高中二年级,每个年级分上下册,另为小学、初中、高中分别编有教师用书各一册;为职业技校编有心理教育一册。

班先生对心理教育的探索没有停止过。他提升课题试点学校的经验,提出了“整体融合型心理教育”。

班先生认为一切教育归根结底都是心理教育。近年来,班先生在以往思考、研究的基础上,更明确地提出心理教育无比广阔,并于2017年发表了《心育天地,大有作为》一文(见《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2017年第36期),从不同角度阐释了心育大有作为。即从心灵无比浩瀚,人人都有心理,心理潜能无限,各育相互渗透,享受“无龄感”生活,实现人的现代化,享受终身学习等各个角度看,以及从全球化视野等角度,论述了心理教育都是大有作为的。每个人,不论其人种、民族、国籍、性别、年龄、职业、学问水平、健康状况,每个人都有心理,都是人类命运共同体中的一员,都是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一份子;对其中的每个人都需要、都应当、都可能实施心理教育;心育大有作为!

2018年9月,习大大总书记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高度,高瞻远瞩提出要培养 “有大爱大德大情怀的人”。先生认为,这为大家在全球视野下的心理—道德教育指明了方向,鼓舞大家更好地从事心理-道德教育工作。

班级教育与班主任的研究。当谈及为什么会关注倍受冷落的班主任工作时,班先生认为,班级教育是整个教育的基本组织形式,班主任是班级的主任教师。班级教育是整个教育的细胞,教育中的基本矛盾,在班级教育中都存有;研究整体教育,可以从研究班级教育开始,研究班级教育帮助大家认识整体教育。正是先生重视班级教育与班主任的研究,陆续提出了“发展性班级教育系统”,班主任是“学生的精神关怀者”,“班级心理教育”等方面的教育思想理论。

班先生等著《发展性班级教育系统》是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重点课题 “中小学班主任与学生素质发展的研究”的成果,可以看作是用系统论引导的班级教育学著作。在班级教育理论探讨中先生关注对中国特色的思考,2018年发表了《建设中国特色的班级教育学》一文(见《教育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2018.04》)。

20世纪末,班华与鲁洁先生参与南师大出版社设计组织“21世纪班主任文库”,出版了从幼儿园到高校各级学校以及中等职业学校一系列的班级教育与班主任著作。

21世纪班先生参与主编了“全国中小学班主任培训用书-班主任专业化”。本丛书共四册:小学卷、中学卷、中等职校卷与“优秀班主任成长之路”。

上世纪末班先生倡导,成立班主任研究中心,得到教育系领导同意,并于1994年10月公告: “教育系班主任研究中心” 成立;高谦民任中心主任,并聘请了朱永新、魏书生、任小艾等为专家组成员。中心承担了全国的与省级的课题研究。1996年研究中心更名为“南京师大教科院班主任研究中心”。

2008年7月开始,在中心主任齐学红教授倡导和组织下,定期举办班主任沙龙,称“随园夜话”。“随园夜话”每一期围绕一个中心或主题,参与者自由发言,共同探讨。夜话影响日益扩大,外省市包括北京、上海、东北以致新疆。内蒙等地的也有班主任或教育同行,曾参与夜话活动的。10年来已举办了86期。

 

 

研究中国自己的问题,建构中国特色的教育理论

先生不只关注中国教育的现实,他的学术理想是建构中国自己的教育理论,这是贯穿在先生教育原理、道德教育、心理教育等思考中的国家情怀与学术方向。

上世纪的1958年,班华还是一名学生。当时他作为学生代表参与教育系三结合编写“教育学”教材。这是1958年为贯彻“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方针,师生到溧阳、昆山两县人民公社劳动锻炼,同时协助公社举办文教事业。在此期间编写了教育学教学大纲。返校后由几名教授(据有的老师回忆是龚启昌、罗炳之、章婉兴、丁明宽等人,最后由罗、章统稿)编写成《教育学》教材。参编人一律不署名,全书以教育系名义出版。(见:南京师范学院教育系编教育学江苏人民出版社 一九五九年-南京)该书影响颇大,是当时全国唯一的国内自己编写的《教育学》教材,有简装本与精装本。该教材曾流传到日本。

“文革”之后,百废待兴,教育学科面临着拨乱反正、学科重建的严峻任务。当时,担任南京师范学院教育系教育学教研室主任的鲁洁,首要的工作就是组织全教研室的老师在教育学术思想理论正本清源的基础上,从当代中国和世界教育发展的趋势出发,编写出一部具有中国特色和符合时代需要的、有扎实和丰厚学术理论根底的教育学教材。班先生参与了南京师院教育系教研室编写的《教育学》。1982年后作了修改,增添了“教育的本质”、“教师和学生”、“智育”等章。经过全教研室教师多年的努力,1984年人教社出版。本书一经面世便受到师范院校师生欢迎,2001年人教社出版了本书第二版,2005年出了第三版。

班先生1992年主编高师公共课教材《中学教育学》,由人教社出版。国内各种版本的《教育学》已有百余本。《中学教育学》,对象范围明确,读者对象明确,体现了教育学科发展趋势,在各育目标后,另专列了心育目标与实施一节。

至2012年《中学教育学(第二版)》问世。从教育-人-社会三者关系中理解教育本质;理解现代教育与人-社会现代化的关系。提出自觉教育者。近几年先生更坚定了做自觉教育者的信念!

早在1996《对建设我国现代化教育学的几点想法》一文中,认为“现代化建设的实际,要求大家建设自己的、现代化的教育学”。 这包括两方面的含义,“一是教育学的现代化,使教育学达到现代科学和现代社会发展要求的高度;二是教育学的中国化,即现代的教育学又应具有大家中华民族自己的特色。”

在先生的德育研究中,也始终关注中国特色德育理论的成长,在2009年长沙中国教育学会德育专业委员会年会上,先生发表《建设中国特色的现代德育学科》的报告,系统梳理了中国改革开放30年间德育原理研究的思路变迁,呼吁德育理论界关注中国特色德育原理研究,并把这提升为中国德育研究的理论自觉,对中国特色德育理论的内涵归结为“自觉继承、发扬优秀传统道德教育学问”、“中国农村社会背景中的道德教育研究”、“多民族国家背景中的民族德育的研究”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德育问题研究”四个不可忽视而在当时却重视不足的方面。2013年,在《德育目标应有的要求:民族精神与世界精神的统一》中,重申了德育目标中对传统美德与民族精神的一贯主张。

在2010年的《对心理-道德教育的探索——兼论中国自己的心理教育之道》一文中,提出“心理-道德教育”作为中国学问与教育实践的土地上形成的心理教育与道德教育新的形态。2016年,先生进一步提出了“整体融合型心理教育”,将心理教育的现实实施领域扩展到校内外各种教育活动之中。

 

 

扎根教育泥土,做让人亲近的学者

作为教育理论和德育理论研究者,班华先生的思考并不停留于理论层面,联系实践、亲近教育实践是他独特的学术风格。先生之思穿行于教育实践与教育理论之间,他对关心德育模式的思考,对心理-道德教育形态的思考等,无不是一边有着理论的依据,另一边则直通教育的现实。 正是源于这样的理论与实践的定位,他跳出从概念到概念,从逻辑到逻辑的纯理论思考,把向实践学习、向实践者学习当作一种重要的教育思想者常识生产的根本方式。因而,先生的思考总是贴近教育、德育实践的,文风朴素平实,看上去没有深奥的理论,但对中国教育与德育现实有着更直接的说明力。

实际上,如先生对班主任的引导,讲座或文章,没有把自己当作居高临下的学术权威。他的一本文集书名《享受和班主任朋友共同成长的快乐》,就表明他与班主任是朋友,共同成长,共享快乐!他心中“没有学生就没有老师”教育理念,“向学生学习”,看作“教师从思想、专业等不断提高自己的一条重要途径,是自觉教育者-自觉学习者的重要教育信念”。

先生认定做自觉教育者-自觉学习者,要认真读书,不仅读有文字的书,还应重视读实践形态的书、人格化的书。90年代末,先生写过《好好学习华士这本教育学》一文。在先生看来他到过的吴江实小、海门东洲小学等,都是他当做“实践形态的教育学”向他们学习。在论述班主任对学生的教育时,强调班主任要为学生做出榜样示范,即班主任作为“人格化教材”,给学生以直观的、形象化教育。

班华先生将中国教育实践作为思想源头之一,把教育现实问题作为自己思考的重要命题建构自己的研究领域,将中国特色的教育理论作为自己的学术理想。但他对教育的思考,从来不停留于文章与著作中,而是到他自己的教育与人生实践里。先生的学、思、行融为一体,相互滋养,为人、为学、为师互为表里,在学界树起扎根教育泥土,思系家国特色的学术风范。

 (“每周一星”系列之四十二 供稿单位:教育科学学院党委 文:孙彩平 徐翎)

 

  • 更新时间

    2019年07月02日

  • 阅读量

  • 供稿

    教育科学学院党委

  • 文字

    孙彩平 徐翎

  • 编审

    郭亮

南京市仙林大学城文苑路1号,
邮编 210023
sun@njnu.edu.cn

Copyright ? 5197. com新浦京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07121号
苏公网安备 32011302320321号

分享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